反思游离于教会之外的学生团契

 

college-ministry

 

鉴于最近国内大学开学在即,很多新同学去到新的城市,忙着找教会,也有很多肢体帮助联系各地的教会。学生的流动性大,或毕业去其他地方工作,或去到其他继续求学,世界各地的开学季都会带来大量的寻找教会的信息和资源。很多人找到我,询问我是否知道某地某地的教会。对此,我有一些爱心的提醒:

 

1:帮忙找教会一定要谨慎,不可盲目地介绍。向人介绍教会,一定是需要了解、认识的才介绍给别人。不要听说有教会,就随便介绍给其他肢体,这是很不负责任的;

 

2:尽量为学生们寻找教会,尽量少去独立的、游离于教会之外的学生团契,不要让团契取代教会。

 

基于第二点的提醒,让我想到一些有关教会和团契的关系的思考。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思考了许久。今天简单的分享我的一些反思。

 

容我先作些概念上的解释:

 

我指的“独立团契”是指现如今流行在各个大学里的一些脱离教会之外的独立团契:一些有热心的大学生或者传道人,因着热心、需要或者为了方便,组织一所或者几所学校的大学生们聚在一起,组成独立的团契。而这些团契,是没有教会的牧养、治理、教导和扶持的,是独立于教会以外的存在。

 

就是说,这些团契完全是和任何一间教会没有任何关系的,不属于任何一间教会的事工,也不属于任何一间教会的治理。当然,也有一些较大的机构或者组织带领的团契,比如学园传道会等。他们或许有同工,有牧养,但是极度淡化了严谨的有关“教会”的教义和概念,也是一种游离于教会之外的独立存在。

 

教会是福音的起点和终点。不能因为群体的特殊,就特殊对待。整全的福音一定是不可能离开教会的。整全的福音其中就包括了:连于元首耶稣基督。因为耶稣基督是教会的头,而我们,是基督的身体。所以,离开了教会,我们很难说我们是连于元首耶稣基督,因为我们不在教会中,便不是基督的身体的一部分。教会是神的国,是圣灵的殿,是基督的身体。且是神在世上唯一的代表。所以教父们强调:不以教会为母,就是不以上帝为父的概念。

 

而团契,其原本的位置应该是、且必须是隶属于教会之下的,是教会因着牧养的需要,针对不同的群体,开展牧养事工的一种方式。这是团契正确的地位。

 

但是现如今,很多团契脱离了教会,或者,该团契的起始,就不是从教会开始的,就是自行组织开始的一个团体。而这些团契一直想方设法想要用团契来代替教会的职能和地位。

 

恕我很难认同一种观念:“团契也是神的家,也是以基督为首,也是教会”这样的概念。这是混乱教会的概念和教义。至少,圣经从来没有教导我们,团契是神的家,团契是基督的身体。圣经说,你们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集,我就与你们同在。但是请留意,这里是他与我们同在,但是没有说:你们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集,你们就是教会!因为教会不单单是有神的同在,还有很多其他重要的必备的因素。

 

加尔文阐述的有关真教会的三个标志,同样可以用来判定团契不是教会,那里可能会有真道的传讲,但是却没有合法的执行圣礼,也没有严谨的教会惩戒,这个是毋容置疑的。

 

教会,可以称为团契,一种形容教会肢体之间彼此属灵上的关系的形容。但是,你不能说团契也是教会,因为这里的团契是一个组织(无论正规与否),而这个组织,不是圣经中所教导的“教会”,所以,概念和定义的混淆,使得很多人认为团契和教会是同一个概念,这是十分错误的。

 

同时,从实践层面来看,我也不认可说,教会在传福音方面没有团契有优势,那是错觉,也是很多人刻意推动这个观念的结果,是很多人的个人经验。以至于我们认为:团契好像比教会更容易向学生传福音。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这只是个别、片面的现象,而这些个别、片面的现象,不能成为我们主张团契在传福音方面优于教会的原因,即使这些现象很普遍,我们也不能透过现象决定本质,因为现象不能成为那些游离于教会之外的团契存在的合理借口。福音的最终目标是领人归主,加入基督的身体,而不是为要建立一个“更有利于传福音的团契”。

 

问题不在于事工的好坏,不在于这个群体带来了什么样的效果,而在于这个群体的本质。我是从神学的角度,谨慎的看待这个问题,而不是从事工的角度来看待。因为事工始终是外在的表现形式,神学却是本质和根源。如果团契本身已经脱离了教会,那么它做的一切,就是需要被质疑的。

 

所以我一直强调:所是大于所做!我们做了什么不重要,我们是什么才是根本!只有先明白、认清自己的所是,才能够开始去做,而不是做了很多事情,有了果效,再回来告诉我,你看,我们不是教会,但是我们传福音给大学生,比教会做的好!如果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不归正,那么,我们始终关注的都是:要做什么,而不是,我们是什么的根本问题!

 

我不否认独立的学生团契的作用和实际的一些福音的果效。但是在信仰上、牧养上,团契是不能代替教会的。也是不可能替代的。所以,我是一定会肯定地说,教会绝对是优先于团契的。不要因为方便、感觉好、有气氛、被关注、得安慰等因素,弃教会—基督的身体于不顾,投奔独立团契。

 

教会下属的团契也不应该和教会脱节。信徒需要在教会里接受牧养,团契带领的肢体更加需要在教会被牧养。我们都必须委身给基督的身体。所以我呼吁,除非是万不得已,实在找不到教会,才考虑独立团契。

 

我不反对团契在传福音方面的贡献,但是我批评的是团契这种脱离教会的存在方式。我思考问题,基本上不会从所做的事工为出发点,而是从群体的所是为出发点。比起团契做了什么,我更加看重,团契正确的位置和所是。综上所述:团契应该是隶属于教会的存在,而非脱离于教会的存在。团契应该委身在教会,顺服教会的带领。这是我的立场,基于严谨的教会论立场。

 

很多弟兄姐妹们之所以分不清教会和团契的关系,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的教会观出了问题,我们不明白什么是教会,什么不是教会,我们不明白教会的独特性、必须性、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

 

很多人告诉我,你不懂,你不明白,教会一方面不注重大学生事工,或者,当地没有好的教会,或者,教会很难牧养大学生,大学生在教会得不到关注,大学生在教会不能很好的体会那种属灵的感觉,等等等等,我只能说,这些问题或许的确存在,但是,绝对不能成为游离于教会之外的团契合理存在的借口!我在教会服侍,也服侍大学生。我服侍的教会前面5年,服侍的会友大多是大学生。但是我看不出,有任何依据、理由可以使一些人理直气壮地地说团契比教会好。我也找不出任何圣经依据,可以使得我们因为大学生的特殊,而不带领他们进入教会。

 

你如果问我,那怎么办?我只能说,进入教会,委身于教会!没有其他办法!一间不完全的教会,不怎么会牧养大学生的教会,绝对胜过那些看起来很好,很会带领大学生的独立团契!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基于正确的、健康的教会观说的。

 

我称那些游离于教会之外的团契是“属灵的孤儿”,他们看似很火热,看似很热心,在团契里带领敬拜,参与活动,聊天分享都很好,但是,他们没有连于元首耶稣基督。我不在乎,外在看起来多么繁荣,我只在乎,里面是否委身给基督的身体!

 

我对这种形式的存在担忧,基于我对现今社会,强调个别群体的自我认同、个人感受的过度追求、教会观念的淡化等问题的深深担忧。而这种特殊的后现代色彩浓厚的思想,已经侵入教会,其中最直接的体现便是独立团契在寻求大学生的自我认同和感受的时候,所做的妥协和错误。因为教会不能够给大学生认同,因为教会不够关注大学生,或者,因为大学附近没有方便的教会,便独立组织大学生团契。我十分担忧,由于团契游离于教会之外,带来的后果是十分危险的:教会观混乱、淡薄,在真理上缺失,在信仰上越来越个性化和个人化,等等。

 

我深深的盼望,不管你是团契的成员,还是团契的带领人,我真诚的希望,能够从游离于交会之外的团契这种错误的存在中走出来,委身于教会之中。不是不要团契,要团契,大学生团契很重要,很需要,但是,大学生团契应该回到教会里,应该委身在教会之中,而是不是在一个游离于教会之外的团契中,作一个不以教会为母的属灵的孤儿。

 

主仆 秦路

A Servant of Jesus Christ

Soli Deo Gloria

Web:www.qinluyszd.com

个人微信公众号:勇守真道

 

college-ministry

 

🔚

勇守真道

为神国 爱教会

守真道 牧群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