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长椅

无法定义的年代

 

我们到底生活在怎么样的一个年代?后现代?后基督教时代?相对主义时代?反权威主义时代?混乱的时代?于我而言,我们生活在一个“无法定义的年代”。谈时代,毕竟太遥远,但是谈年代,则是适当的,因为此时此刻,你我就活在当中。

 

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年轻人也好,年长的也罢,普遍对如何定义事物和概念逐渐失去了兴趣,我们不愿意再花费时间去定义一些概念,我们不愿意再为了概念性的东西和事物去争辩和思考。

 

比如,何为意义?何为价值?何为信仰?何为永恒?何为荣耀?何为牺牲?何为爱?何为正确?何为绝对?何为真实?何为成功?等等。这些概念越来越难以定义,因为越来越少的人去关心如何定义这些概念。我们只是在悲凉又绝望的时代中,尝试着不去定义这些概念,尝试着淡化这些概念。因为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必去应对定义后的责任和代价。一切跟着感觉走,而感觉,似乎是没有对错的,不需要负责任的。而定义,则不同,一旦选择了狭义的定义、严谨的定义,我们就需要付上相应的代价,需要取舍,需要被限制,需要被约束。

 

至于如何去定义这些概念,应该只有那些无聊的人才会干这样的事情吧?只有学者、哲学家才需要去做事情吧?我们平凡人、普通人,跟着感觉走即可。何必在乎这些枯燥无味的定义,何必被这些东西所束缚。

 

比如,你问一个沉溺在网络游戏中的少年:“你这样,有意义吗?”他恐怕只会回答你:“什么是有意义?”或者:“没意义又怎么样?你做的事情就有意义吗?”

 

在这个相对主义和实用主义盛行的年代,一切似乎都失去了绝对的标准和意义。所以,就连给意义下定义本身,也变成了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这就是我们这个年代需要面对的困境。是所有牧者需要深度思考的问题。
因为这种无法定义、不愿意定义的现象,在教会中似乎也是如此。我们越来越少地去思考和定义什么是福音、什么是真理、什么是原则、什么是教义。好像这些概念只会引起纷争,只会拦阻我们彼此相爱,只会拦阻我们传福音的热心,不如,我们还是不要去定义这些概念,不如我们还是努力彼此相爱,努力传福音吧!

 

我们不愿意去严谨而深入地定义这些概念,因为一旦试着去定义,就意味着,我们必须为我们的定义付代价、牺牲。于是,我们便每个人自我定义一切,我们便活在自我所定义的世界里,不受约束,不受管制,没有牺牲,也没有代价。

 

我在教授每一堂课的时候,不论是在神学院,还是在教会的主日学,这些课程的第一课,课程的一开始,我都是尝试着去给该课程下一个精准而严谨的定义。或者,一定会给一些重要的概念下定义。

 

下定义的目的是自我约束,限定范围,也提供学习方法。但是这种“呆板”的教学模式似乎越来越不受欢迎了。我在读神学的时候,很多堂课下来,老师不会问你,这堂课,我们应该学习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学习,而是会问你,这堂课,你的收获是什么,你的感受是什么,你的收获是什么。你看,感觉比定义更重要,自我领受比定义更吸引人。

 

这种无法定义的特点和标志,其结果和代价就是,我们逃离了上帝所定义的世界,我们逃离了上帝所约束的界限和范围,活在自我孤立的独自定义的世界里,没有界限,没有标准,没有权威。只有自我和自我的定义、自我的感觉和自我的意识。

 

于是我们便始终觉得,没有人理解我,没有人懂我。那是因为,其实,你也和其他人一样,活在孤立的独自定义的世界里;你也一样,从来不曾理解过他人,从来不曾懂过除你以外的任何人。脱离了共同的认信和权威,每个人都只能活在自我定义的世界里,而这个世界里,几乎容不得他人。

 

✝️我们必须在上帝的创造之中,重新定义我们世界观的范畴;

✝️我们必须回到上帝的形象里面,重新定义我们的真实身份和意义;

✝️我们必须在福音的范畴内,认真地定义我们信仰的内容;

✝️我们必须在上帝启示的范畴内,严谨地定义我们的神学和教义。

 

在这个无法定义的年代,定义我们的信仰、人生和生活。给这个世界具体的定义,给这个世界严谨的定位,给我们的信仰一个规范。从而,带给这个世界盼望和光明,内容和真实。

主仆 秦路

A Servant of Jesus Christ

Soli Deo Gloria

Web:www.qinluyszd.com

个人微信公众号:勇守真道

孤独的长椅

勇 守 真 道

为 神 国   爱 教 会
守 真 道   牧 群 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