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川普恢复《墨西哥城政策》谈堕胎

墨西哥城政策(Mexico City Policy)是美国政府的一项间歇性政策,美国联邦政府不得资助任何进行或推广堕胎作为家庭计划其中一个方法的外国非政府组织。从1973年起,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禁止运用美国政府资助在世界任何地方提供以家庭计划为目的的堕胎服务。

墨西哥城政策由共和党的罗纳德·里根总统(Ronald Reagan)在1984年确立,到1993年1月被民主党的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取消;随后,伟大的共和党的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Bush)总统在2001年1月上任后,恢复了该政策,并把相关政策扩大至所有涉及家庭计划的非政府组织。到2009年1月23日,又被新任总统、民主党的贝拉克·奥巴马取消,2017年1月23日,共和党的唐纳·川普总统又恢复该政策。

(参考:维基百科:“墨西哥城政策”词条)

简单的说,墨西哥城政策就是美国政府不再为世界范围内的堕胎买单。

CNN报道称,即便在奥巴马的年代,美国法律仍然明令禁止直接资助堕胎,但以生育计划为目标设立的相关非营利组织,依然可以通过推广避孕或提供堕胎后护理等服务,获得政府的相关补助。

而川普上台后,即可便恢复了代表着保守派的底线的《墨西哥城政策》,令人感动。

基督教保守派团体家庭研究协会(Family Research Council)领导人珀金斯发推特附和特朗普竞选口号说:“承认并肯定所有人类与生俱来的价值与尊严的普世理想,对于让美国再次伟大至为关键。”

美国全国生命权力委员会表示,“我们为特朗普总统喝采,美国将不再滥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到发展中国家杀害那些未出世的孩子。”

(以上内容请参考:http://www.guancha.cn/america/2017_01_24_391173.shtml)

特朗普没有违背自己在竞选期间所说的,他说自己是个“支持生命权的总统”。这项政策的恢复,才是呼应美国正确的价值观,也是人类该有的正确价值观。

我看新闻才发现,川普在上任一小时后,就立刻删除了白宫的LGBT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者网页,带来很多人的游行反对。大规模流行结束的那一天,我刚好路过华盛顿办事,看到很多游行示威的残留。也在朋友圈发表了不少的言论和看法,主要是针对女权主义和支持堕胎人士的。

网友评论说,川普这是在拉仇恨、对妇女的权利不宜。如果维持人类的基本道德底线、保护女人遭受摧残就是拉仇恨,那么,我绝对百分之百支持这种拉仇恨!

借用我的好友何奇伟弟兄的名言:“还有谁比女权主义者和自由派更加努力狂热地宣扬仇恨呢?他们仇恨男人、仇恨秩序、仇恨法律、仇恨传统、仇恨基督教……最根本的,他们仇恨上帝。” 我说,其实她们仇恨的,是人类的道德底线和良知。

我仇恨的,是罪恶,是犯罪,是对胎儿的谋杀。

在美国医院合法堕胎的妇女,她们大多使用的是Medicaid,也就是美国的联邦医疗补助,所以堕胎几乎是完全免费的。我不是美国公民,没有美国绿卡,只是留学生身份,但是我太太却能够享受Medicaid,所以我原本应该要感谢奥巴马的,因为Medicaid帮助我们免去了将近3万美金的费用(我们第二个孩子刚刚在美国出生),这笔钱是我们无力支付的。但是,我不得不说,抛开基督教伦理不谈,Medicaid让很多妇女可以在随随便便和其他发生正当或者不正当的性关系之后,简简单单的使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去为她们的杀人行为买单,除了自己身体所受的一点点痛苦,完完全全不需要付其他任何道德、伦理、经济的责任。这不是一种福利,乃是一种放纵和推波助澜。为此,即使抛开基督教伦理,即使我不是美国公民,我也会极力反对堕胎的合法、极力反对堕胎费用纳入Medicaid. 这不仅是对美国纳税人的金钱的浪费,更是对纳税人的侮辱,这就等于告诉正常的美国人:没事,你想和谁发生性关系都可以,想跟谁睡就跟谁睡,意外有了孩子,但是不要想,没关系,我们纳税人会替你付钱去杀人。

我个人是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堕胎的,不单是因为堕胎伤害女性的身体而已,而是因为,堕胎=杀人。

这里,我不去探讨什么医学上、科学上鉴定什么时候才是一个人的生命的开始,我只从神学上界定,一个人肉身生命的开始,是从妈妈怀孕的那一刻开始的。

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刚刚出生3周,而当我太太告诉我她怀孕的那一刻起,我们就百分百确信,她怀的,是个人,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宝贝的产业,是有着上帝形象的人。

我就只问那些认为胎儿不是人的朋友们:当你知道你老婆(或你自己)怀孕的时候,你会不会很镇定的告诉自己:“哦,只是怀孕而已,怀的是不是人还不知道呢,只有等生出来了才知道是不是人。” 你会这样吗?我想,你的常识、良知都会告诉你:当你知道你老婆(或你自己)怀孕的那一刻,你会清楚的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孩子,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一个人。

我不反对(但是也不支持)的堕胎行为只有两种:1是胎儿已经确定胎死腹中的(这一条其实不算堕胎);2医学上鉴定胎儿会绝对影响母亲和胎儿的生命而必须堕胎的。除此以外,比如被强奸意外怀孕等,我都反对堕胎。但是绝对不会用道德、良知批评对方的选择,但是如果你问我,我的答案还是一样,我反对,因为被强奸意外怀孕的这个胎儿,也是人,我鼓励把孩子生下来,因为堕胎,不是解决被强奸的伤害的唯一出路,很可能会在强奸之外加上另外一个更加沉痛的痛苦。

胎儿是人,是上帝所创造的,有上帝的形象,堕胎=杀人,我作为一个有良知和道德底线的人,作为一个基督耶稣的门徒,作为一个基督教会的传道人,坚决反对堕胎,并对那些因为贪图一时性行为而意外怀孕的主动堕胎行为予以强烈的谴责。人类自我放纵的恶果,请不要让一个幼小的、无力反抗的胎儿来承担。堕胎,看似勇敢,却是最懦弱和最残暴的逃避。

所以,我为川普感恩,感谢上帝,让我看到,在奥巴马执政的这些年,美国不断发酵和泛滥的种族主义、自由主义、相对主义和放纵主义有被遏制的趋势。但是这不代表什么,也说明不了什么,只是,我看到了川普的努力,看到了他在刚刚上任的前几天就不断实现他的一些竞选承诺。我们只能为他祷告,求上帝恩待和怜悯。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我不会对川普给予太多的期盼,毕竟,他也只是这个世上的王。但是我愿意为他祷告,求主使用他、恩待他,能够稍微缓解美国道德堕落的速度,仅此而已。

主仆 秦路

勇 守 真 道

为 神 国   爱 教 会

守 真 道   牧 群 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