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删除写了一夜的讲章

 

昨天夜里,写作业写到凌晨2点,实在困得不行,洗刷完后,2:30去睡觉,一躺下便睡死过去,梦到我在讲道,3点梦醒,就爬起来跑去办公室,写我梦里梦到的讲章,当时的感觉是,这灵感很好,一口气写了1个多小时,写完讲章后,已经是凌晨4点,就心满意足的关上电脑去休息了。

 

早上起来,看看昨天半夜写得讲章,感觉很不错,已经基本成型了,然后就又花了2个小时的时间去修改这篇讲章。主题是如何荣耀神。修改完后,唯一的问题是,没有具体的经文。这个没关系,找一段或者几段和“荣耀神”相对应的经文不就可以了嘛,加上一些解经和应用,一篇完整的讲章就基本上成型了。感谢主,他知道我很忙,特意给我这样的灵感,借着梦启示我当讲的道,感谢主赐给我昨天的梦。。。

 

等会,等会,不对,不对。。。怎么感觉满是灵恩派的味道???这段话,好像很不改革宗啊???

 

确实,好像不对,释经讲道应该是先解经,再有讲章的,而这种先有了灵感、思路和讲章,再去找对应的经文的讲道方式,岂不是对释经讲道最大的背叛么?我一直说自己坚持传讲上帝的话语,怎么如今变成了用自己的灵感去套用经文?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删啊。。。

 

于是,毫不手软,删除了半夜写、早上修改了2个小时的讲章,2000多字,然后我还坚决地清空了垃圾桶。。。写一篇讲章对一个牧者而言,不是容易的事情,我通常预备一篇讲章的时间在20个小时以上,从一开始研读经文,到最后的讲章的成型,这其中的过程,需要漫长的时间。而这篇用了3个小时写成的讲章,却被我毫不留情的删除了。不是内容不好,而是次序错了。

 

我最近的讲道计划是按卷讲解《马可福音》,梦里梦到的讲道的主题是“如何荣耀神”,我写出来的讲章也是这个主题,一开始觉得还是蛮不错的,尤其是修改后,内容比较实际,整体架构也还可以,应用也比较具体,我想,从《马可福音》里找出一段相关的、对应的经文,应该不会太难,然后再加以应用,就会是非常完整的讲章了。但是,这就根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释经讲道了。

 

我回想自己之前的讲道,就有不少的讲章是从我个人的思考、灵感开始的,有一些是从阅读书籍、灵修的成果来的,然后先有一些思路,架构,最后找一些经文来对应,就算是所谓的讲道了,然后根据这些内容,编写成一篇很有结构的讲章。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因为解经还不错,也是蛮严谨的解经,经文的应用也具体,讲章的内容和经文也很贴近。感觉很不错,原来准备讲道也不是太难,10个小时绝对可以搞定。

 

直到后来我学习了释经讲道:让圣经自己亲自对我们讲话。严格意义上的释经讲道,不是先有灵感,不是先有讲道的结构和目的,而是先从经文开始。释经讲道的方式不是不要人的灵感(亮光),不是不要我们的思考和架构,而是强调先从圣经经文开始,先研读该段经文,然后迫切祷告,求主赐下智慧能够明白这段经文的意思,然后认真、仔细查考相关的资料、原文和注释书,然后再思想该段经文与今日信徒的关系,最后编写成讲章,这是严格意义上的释经讲道的过程。这其中,灵感、亮光、感动,都是在研读经文,也就是释经之后才有的,所有的感动、灵感、亮光不应该脱离该段经文,更何况连经文都还没有,那所谓的亮光和感动从何而来呢?更多的,很可能是我们的思想、想法和目的而来。所以,讲章的灵感、亮光,必须在解经之后,而非之前。当然,解经的时候也需要亮光,这种亮光,也就是圣灵的感动,是帮助我们明白神的话语,明白该段经文的意思。整个准备讲道的过程,从研读经文,到最后的传讲,都需要圣灵的感动和光照。

 

所以,这其实是次序的问题,有灵感,有亮光当然是需要的,这些灵感和亮光是帮助我们解经和预备讲章的,但是这些灵感和亮光绝不能直接成为讲章以后才去找经文,这是我要强调的次序的问题。

 

这几年,我几乎每年假期都在神学院教授“释经讲道的理论与实践”这门课,所以对这个科目有比较多的思考和学习,对这方面的问题也比较敏感。因为对释经讲道强烈而迫切的负担,每有神学院或者教牧同工的培训邀请我去培训,我最先提出的就是,能否教这门课。因此,这些几年,每年最新阅读的相关书籍大约都在3-5本左右。目前我的书架上有关释经讲道的书籍是我所有的不同领域的书籍里最多,差不多有40本左右。从这些书籍中,我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思考,也不断地编辑修改我每一次讲课的讲义。

 

释经讲道,是我们所有上帝的仆人必须花时间学习的功课,释经讲道,需要我们花功夫在上帝的话语上,研经,解经,思考,祷告,而不是靠着某个突然的灵感,某个突然的感动,随手编写成讲章。我再强调,我们需要这些灵感和亮光,但是我们不能靠着这些灵感和亮光来完成一篇讲章,而必须从一段经文着手,来预备我们的讲章。所以,我开始按卷、逐章式的释经讲道。

 

我也一直期盼,我们中国教会的牧者们,传道人们,能够开始严格意义上的释经讲道的训练和学习,真正的用上帝的话语喂养上帝的百姓。对牧者而言,我们服事的重中之重是什么?每个人的定义不太一样,每个人的理解不太一样,于我而言,作为牧者,我服事的重中之重在于,能否正确地、忠心地传讲上帝的话语,能否很好的用上帝的话语来喂养上帝的百姓。

 

最后,我不认为梦与我们的生活有什么联系,梦只是杂乱无章的,不能够传递上帝的启示,更不能承载上帝的启示,所以,所有的梦,都随它去吧,都只是梦一场罢了。不要把梦里的任何事物,带进现实生活中。圣经中有关梦的记载,不能应用在今日的世界和基督徒的生活中。上帝不会借着梦与人说话,因为上帝要对人说的话,上帝要人明白和遵行的话,已经全部记载在圣经里了,上帝不会再借着梦传达任何的新的启示。

 

主仆 秦路

Servant of Jesus Christ

Soli Deo Glo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