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若不是出于服事,就会沦为试探

 

晚上做完饭,全家一起吃完饭后,收拾完厨房,给孩子们洗漱完,读完圣经,祷告完以后,太太哄两个还在睡觉,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准备发完这篇文章,就卸载手机上的所有社交软件,准备闭关,开始一个月的无网络生活。

 

现代社会的发展,使得原本隐藏的职业,变得越来越公开,甚至越来越“招摇”。这种变化其中一个表现就是写作。随着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的出现,越来越多年轻的、新时代的牧者透过写作来服事神和众弟兄姐妹。

 

前段时间也阅读了“普世佳音”针对基督教公众号所做的调查发布的报告。看到很多有关基督教公众号的问题。也看到很多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公众号和文章,逐渐霸占了很多基督徒的微信和朋友圈,内心甚是难过和遗憾。看到不少弟兄姐妹都还在对信仰模糊,甚至对很多问题缺乏正确的立场和认识。

 

我本人大概是从2015年开始接触微信公众号,开始在网络上写作,或神学,或杂文,或心得体会等。我的大部分文章是借着微信公众号发表的,相比起我发表在纸质杂志上的文章,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则更多。(其他发表的的文章,详见《使者杂志》、《台湾教会公报社》、《生命季刊》、《举目》等,笔名皆为秦路。)

 

在写作的过程中,作为年轻的传道人,我必须诚实的说,写作的试探是很大的。写作,能够给你带来很多的赞美和鼓励,同时,也会带来很多的批评、攻击甚至论断,这是写作的代价,也是写作带来的试探。

 

我会面对成名的试探,面临着想要被越来越多人知道的试探。我也会面对,因着很多的批评、攻击甚至论断而心生愤怒的试探;我会对很多读者的误解(至少我认为很多读者很可能并没有完全明白我借着文字所要表达的意思)而感到沮丧和无力的试探,等等。

 

但是同时,我也需要诚实的承认,我的写作,乃是出于服事,希望在新的时代,透过新的文字传播方式,力所能及的帮助一些弟兄姐妹。这是我写作的动机和目的,这是我之所以把写作看为一种服事的原因。

 

很多人问,秦弟兄,你写作,是不是为了出名?我要诚实的说,我之所以写作,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但是我再说,在写作这个过程中,我承认,我的确面对着这样的试探,但是这不是我写作的目的和动机。这就好比我全职牧会一样,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乃是为了回应神的呼召,服事神服事人而全职牧会,但是在教牧服事的过程中,我也承认,我真实地面对着这方面的试探。

 

所以,我的写作,若不是出于服事,就会沦为试探。但是在服事的过程中,试探依旧存在。我只是单纯的希望,大家阅读这些文章后,能够对弟兄姐妹们有所帮助,无论是在神学上,或是婚姻家庭上,或是有关教牧服事上。

 

你或许会赞同我文章的看法,或是反对我文章的观点;你或是喜欢我的文章,或是不喜欢,这些都不重要,这些不是我要的。我写作,并非是要你一定同意我的观点,并非是要你为我喝彩,因为更重要的是,我只是真诚地希望,你能够看到,我是真的带着诚实的心,服事的心,在写作,这就够了。

 

我们活在一个以自我喜好为判断标准的年代,我们更看重个人的喜好来决定我们对对方的态度,而不是基于对方的观点,所以我们极其因着自我的喜好而做很多的判断;

 

我们活在一个追求被理解,却忽略了彼此理解的时代;

 

我们也活在一个资讯泛滥,却缺少真诚的沟通的年代。

 

每当有一些事件(社会事件或教会事件)发生,很多弟兄姐妹都会很快的“站队”,比如“罗一笑事件”、比如。。。我们比较容易的被很多网络的文章所主导,而缺乏足够多的、足够深的判断和思考,轻而易举地“站队”,在朋友圈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割裂,很多好朋友也因为对一些事件的不同看法成为“黑名单”。比如,前段时间,建军节,很多朋友在朋友圈晒军装照,引起很多基督徒的反感,拉黑了那些晒军装照的基督徒;最近微信的最新功能,“只展示三天朋友圈”,很多朋友很反感开通了这个功能的朋友,觉得不舒服等等。。。所有这些的事件也好,看法也好,都非常容易在人与人之间形成很多的割裂和争议。资讯越来越多、观点越来越多,但是真诚的沟通越来越少,使得人轻易的站队后,彼此“拉黑”。

 

我很怕的是朋友圈的站队情形。一旦有一些事件和新闻出来,很多人很喜欢很快站队。我通常会对很多新闻和事件发表我的看法,但是却不太喜欢轻易站队。比如,很多人很反感只展示三天朋友圈的朋友,很多人很不喜欢晒幸福秀恩爱的朋友,但是又有很多人却认为有幸福为什么不可以晒?如果你爱的人都不出现在你的朋友圈,你在想什么等等。轻易站队的情形,带来的是彼此的撕裂和隔阂,缺少的是彼此的理解和沟通。

 

在这样的环境中,让非学术性的写作愈发困难,现代文字和语言的发展,使得彼此的沟通越来越难,尤其是文字,容易造成误解和误会的可能性因素越来越多。后现代的凭感觉、多元化的理解方式,让人与人之间想要真诚的沟通,显得越来越难。有时候很可能是一句话、一段文字、一篇文章,就会树敌无数,就会招来不曾想象的批评或是攻击等,但是最后才发现,这些其实都是建立在误解的基础上的,如果彼此真的能够有进一步真诚的沟通,那么这些误解是完全可以消除的。

 

每一篇文章,都有作者的思路和语言习惯和表达习惯,而每一个读者,也都有自己的理解习惯和语言习惯,当两者的习惯和思路有所差异的时候,误解就很正常了。但是我相信,这种误解是合理的,也是正常的,因为作者的表达不可能完美,作者的语言功底再好,他的表达也不可能完美(每次写作都是成长的过程,提醒自己更加谨慎),每个读者的理解也不可能完全无误和绝对客观,所以误解的存在是有可能的,但是更加重要的其实是误解出现后,彼此如何处理?如何沟通?

 

但是尽管如此,我想说,我只是为了服事而写作,为了帮助弟兄姐妹和我自己而写作。写作本身是个成长和反省的过程。写作的时候是思考和整理的过程,写完后,是接受批评和反省的过程。这些过程都是很宝贵的,无论对于读者还是我个人而言,都是彼此学习的过程。但是我希望所有的读者,请不要对自己的理解那么确信,斩钉截铁的说:秦路就是这个观点,这个观点是不对的,是不符合圣经的,所以秦路是异端。。。我希望的是,每一次,当你阅读一些文章,或不明白,或不赞同,或不喜欢,都无关紧要,你可以给我留言,先说出你的困惑和不赞同的原因等,然后再问:秦弟兄,你是这个观点吗?请给我留出一定的解释的余地和空间。

 

网络的发展,其中一个优势和好处就是能够拉进作者与读者的互动,这种互动,是以前著书无法做到的。但是同时,网络相比较而言,是属于比较快餐式的浅阅读,这也是网络写作的弊端和困境之一。

 

我所敬爱的不少牧者,他们都是十分优秀的作家,他们的写作也都使我得到很多的益处和帮助,当然,他们的著作和文章也有部分地方是我不能够接受和认同的,但是我们能够私下很好的沟通和探讨,彼此还是很亲密的朋友和同工。

 

熟悉我的读者大多知道,我是一个持守自己的立场,对诸多问题有自己的观点和看法的人,但是在很多事情上,我不太倾向于站队。神学上,诸如是否唯独诗篇等。但是在很多问题上,我是很坚决的,比如按立女牧师,按立同性恋牧师等,我都是坚决反对的。不同的问题,我会有不同的立场,很多时候,面对严肃的神学和教牧议题,我们需要明确的立场和观点,但是在很多新闻事件面前,在很多非神学和教牧问题面前,我则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客观和开放的心态,不站队。

 

我再说,我们活在一个资讯泛滥,却缺少真诚的沟通的年代。

 

接下来的三个月(2017年10-12月),我因为要忙着神学院毕业的事宜,也因着需要给自己一段反省和学习的时间,故此,我会暂停写作三个月(虽然我平时基本上也就是一个月发表一篇文章而已。。。)。所以,这应该是我2017年的最后一篇文章了。我也会停止使用一切的社交软件一个月,比如微信、微博、WhatsApp和Facebook等。

 

我们活在这个充满了试探的年代,我们首先需要承认这些试探的存在,其次,我们需要警醒,靠着耶稣基督的恩典和圣灵的大能,不断地与这些围绕在我们身边的试探做斗争。写作,是一种试探,若不是出于服事的缘故,那么所有一切的文字,都只不过是虚无的表达,毫无意义。但若是出于服事,出于对弟兄姐妹的爱,即使是不完美的文字,就有她的价值和意义。

 

David Wells:我们生活在电子媒体化中的"线上时代"。然而,每个人都在讲话,却没有一个人真正地倾听!我们被五花八门地声音淹没了!这种失落和错觉感当然是一种讽刺!

 

最后,我会引用我在 “ 无法定义的年代 ” 这篇文章里的一句话作为结尾:“这种无法定义的特点和标志,其结果和代价就是,我们逃离了上帝所定义的世界,我们逃离了上帝所约束的界限和范围,活在自我孤立的独自定义的世界里,没有界限,没有标准,没有权威。只有自我和自我的定义、自我的感觉和自我的意识。于是我们便始终觉得,没有人理解我,没有人懂我。那是因为,其实,你也和其他人一样,活在孤立的独自定义的世界里;你也一样,从来不曾理解过他人,从来不曾懂过除你以外的任何人。脱离了共同的认信和权威,每个人都只能活在自我定义的世界里,而这个世界里,几乎容不得他人。”

 

诗篇26篇(新译本):

 

耶和华啊!求你为我伸冤,因为我向来行事正直;

我倚靠耶和华,并不动摇。

 

耶和华啊!求你试验我,鉴察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

 

因为你的慈爱常在我的眼前,

我行事为人都按着你的真理。

 

我决不与奸诈的人同坐,也不和虚伪的人来往。

 

我恨恶恶人的聚会,也不与作恶的同坐。

 

耶和华啊!我要洗手表明无辜,

才来绕着你的祭坛行走;

 

好使我发出称谢的声音,述说你一切奇妙的作为。

 

耶和华啊!我喜爱你住宿的殿,你荣耀居住的地方。

 

求你不要把我的性命和罪人一同除掉,

也不要把我的生命和流人血的人一起消灭。

 

他们的手中有恶计,他们的右手充满贿赂。

 

至于我,我要按正直行事为人,

求你救赎我,恩待我。

 

我的脚站在平坦的地方,

我要在众会中称颂耶和华。

 

 

主仆 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