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父亲的挣扎和出路、绝望和盼望

 

中午吃完饭,给孩子们收拾干净,太太带孩子进房间午休,我清理完厨房,清理完两个孩子吃饭留下的“战场”,就走出门,开车直奔高速,没有目的地,就是一直开。。。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尽可能的逃离这种生活。。。

 

回到家,孩子睡醒了,然后收拾一下,来图书馆,太太带两个孩子看书、玩,我一个人坐下来对着电脑。。。最终,还是无法逃离,还是需要回来面对,等会还要面对做晚饭、收拾厨房、带孩子看圣经。。。

 

内心烦乱、压抑,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绝望。。。

 

fullsizeoutput_2357.jpeg

 

作为父亲,我每天需要花大量的时间照顾两个孩子,虽然很幸福,但是同时,诚实的说,很多的压抑、疲惫甚至是怨言,很多时候,真的只想逃离,哪怕是短暂的逃离,哪怕是片刻的宁静,于我而言,都是弥足珍贵的。

 

每天早上,孩子们起的很早,然后我也早早起来(7点前后),照顾两个孩子,太太去准备早饭,或者是太太照顾孩子,我去准备早饭;吃完早饭后,我要清理厨房,然后就是带孩子看书或是玩;不一会就要到午饭时间,还是一样的程序:我照顾两个孩子,太太去准备午饭,或者是太太照顾孩子,我去准备午饭;吃完午饭后,我要清理厨房,然后就是带孩子,或是去图书馆,或是去公园,或是在房间;不一会就要到晚饭时间,还是一样的:。。。。。。

 

晚饭后,太太带孩子进房间,我打扫完厨房,进房间带孩子,太太先洗漱,然后我给孩子洗刷,然后带孩子看书、看圣经,然后祷告,然后太太带孩子睡觉,我去看书、写东西、看书、看手机。。。当然,在这之前,我要先洗好奶瓶、收拾一些其他的残局。。。。。。

 

我和太太之间,当然会经常出现因为教育孩子的方法和方式的争论,也会有彼此的埋怨或是指责,彼此对对方都有些许不满,也甚至常常为此吵架、冷战等。

 

有的时候,一个人带孩子,有很多突发情况:小的把水杯弄洒了一地,我刚打算把地擦干,大的突然大喊:我要上厕所。。。带大的上完厕所回来,小的已经用自己的衣服把地擦干了,还顺带把自己弄摔了,自己一个人在房间哭。。。两个孩子一起玩,不断地出现意外:抢玩具、抢水杯,然后两个一起哭。。。抱起一个,另外一个哭得更凶要你抱。。。

 

我相信,这样的场景,对于很多父母而言,应该不陌生,尤其是对那些有不止一个孩子的父母,这些经历或许都似曾相识,这其中的情感的变化也是很有趣的。

 

常常在这样的场景中,有着一股莫名的怒气,或者莫名的委屈,或者莫名的绝望的气息,便会产生对配偶的责难,把怒气发到孩子身上或配偶的身上。

 

有一次,我在做饭,太太带孩子,小的要玩易拉罐,我说不能玩,太危险,太太说没事,让她玩吧,大的在上厕所,要看着,我没有理会,不一会,小的被易拉罐伤到了,流血了,嚎啕大哭。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早就告诉你了吧?就是不听。。。

 

这种情况甚至争吵也是家常便饭,举不胜举。。。

 

最近,因为不少时间花在带孩子上,所以经历的比以前更多,经历的比以前更深,所以刺痛的也就更深、更真。

 

我之所以指责对方,潜意识里是认为:我比对方强,如果是我,肯定会比对方更会照顾孩子,肯定会比对方更用心、更细心,肯定不会让意外发生,之所以出意外,都是对方的错。这就是潜意识里的想法,起码,这是我潜意识里的观念。但是事实是,很多时候,我带孩子的时候,也会刷手机,以至于孩子出现摔跤的情况。

 

之所以有怨言或怨气,也是因为还没有更深、更真的认识上帝给我们作为父母的托付和责任。理论上知道,但是实际上还不知道。

 

之所以会绝望,乃是因为在本质上,还没有认清自己的有限:作为人、作为父母,我们是何等的有限,我们是何等地每时每刻需要上帝的恩典。

 

这些道理和原则,我不陌生,也不曾怀疑过,甚至经常在各地开办类似的讲座,也真的使很多父母包括我自己得到很多帮助。但是在现实中,在一次次的忍无可忍时,在一次次的面对乱七八糟的房间时,在一次次孩子似乎不那么配合的时候,这些理论就会瞬间支离破碎,就会分崩离析。然后,就要直面自己里面的软弱、丑陋和败坏,需要去直面自己里面的缺乏和枯干。

 

于是,我开始能够理解(是理解,不是赞同),为什么那么多弟兄喜欢回到家躺在沙发上刷手机而不是给孩子换尿布;为什么很多男人喜欢忙于工作而不是照顾孩子;为什么很多父亲宁愿出去与朋友、同事、领导聚餐而不是给孩子做饭。我开始能够理解,这些现象的本质,其实某种程度上都是想要逃离,逃离照顾孩子的那种疲惫和绝望,逃离带孩子的那种无力和怨气。尽可能的逃离,尽可能的光明正大的逃离。

 

诚实的说,我也希望可以躺在沙发上刷手机,我也希望天天躲在图书馆,我也喜欢我可以天天把孩子丢给太太一个人。。。

 

前两天我去离家很远的印第安纳州讲道,来回坐飞机需要两天(因为有3个小时的时差,还要转机),我跟那里的弟兄姐妹们说:谢谢你们请我来讲道,你们不必担心我很辛苦,这种出门对我而言,其实就是度假,哪怕每天连续讲12个小时,我都不会觉得太累。。。你看,我也是这么希望的,我也喜欢可以天天外出服事,理由多么光明正大、多么属灵敬虔?

 

但是,作为父亲,作为弟兄,当我们能够再次深度地反思上帝给我们的呼召和使命的时候,我们就能够明白:一旦成为父亲,那么,基本上,那些原本“属于我的时间”,就荡然无存了。我最近在听钱德勒的讲道,十分扎心。对于一个父亲而言,他根本就不会再有属于他自己的时间。他的时间是应该用来带领家庭、照顾家庭和供养家庭的。这不是意味着说家庭成为我们的中心和全部,而是说,对于一个父亲而言,这是上帝给他的使命和呼召。

 

我们的生命的中心当然是神,我们生命的目标当然是荣耀神,这些都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作为父亲,我们荣耀神的方式是照顾、陪伴、带领孩子,而不是躲在办公室,把孩子丢给太太一个人,自己拼命工作、赚钱和服事,这不是上帝说要的方式。上帝说要的方式是你每天尽可能多的陪伴孩子,带领孩子认识他,带领孩子读经和祷告,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比工作轻松(某种程度上,不一定绝对),你会想要生气,你会想要发火,你甚至会有绝望,但是你依旧能够仰望和依靠上帝的恩典,你依然能够因着上帝给你的呼召和使命,去面对。

 

写到这里,我停下笔,决定去带孩子看书,让太太休息休息,半小时后回来接着写。。。

 

(半小时后)。。。

 

两个娃果然再次把我逼疯。。。过程就不叙述了。。。又再次验证和见证了我里面丑陋、虚伪的嘴脸。

 

 

IMG_1251

(我写这篇文章时的情景)

 

想要成为一个合神心意的父亲是很困难的,因为这意味着舍己,这个舍己是彻底的,是时间上的,是精力上,是会让人筋疲力尽的。我们不再会有太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再会有太多的时间去享受一个人的清闲和悠然自得。这个过程的转变,我用了差不多两年才意识到,才领悟到。

 

我常常想,是不是所有的姐妹更会带孩子?是不是所有的姐妹更有方法?是不是所有的姐妹天生就是带娃的料?其实都不是,而是她们更有耐心,更有爱心,是她们比男人更加坚强,她们没有轻易逃离和放弃。她们也和我们所有的弟兄们一样,有这些情绪、悲伤和疲惫,甚至比我们更多,她们也都有,但是她们却更坚强。

 

过段时间以后,我相信我应该还是会陷入到疲惫、劳累然后埋怨的怪圈,但是还是依旧要靠着恩典来面对,这个过程会反复,这不是“一次领悟永远领悟”的,而是需要靠着恩典,一次次地领悟,一次次的回转,一次一次的靠着恩典有盼望和喜乐的现实。在这个现实中,你不断地承认自己的有限,不断地承认自己的软弱,不断地承认自己需要上帝的恩典。

 

我也认识到,于我而言,成为父亲,还只是个开始,需要学习和被上帝塑造的地方还太多太多。所以,这个过程,不单是教导孩子的过程,更是自我被上帝塑造和修剪的过程。

 

到头来我也意识到:带领孩子不是靠着“大嗓门”,不是靠着“我是你老子”的权柄,不是靠着“连哄带骗让他吃饭”。。。这些方法或许一时管用,但是却是失败的方式。这些方式是我们气急败坏的时候想到的,是我们想要靠着自己的时候想到的,是我们想要达到我们的目的时想到的。

 

这是我个人作为父亲的经历,失败的经历,但是也是靠着恩典去面对的经历,在耶稣基督的恩典中,当我们去仰望和依靠他的恩典时,从疲惫、从繁忙、甚至从那一丝丝的绝望中,依旧能够有喜乐和盼望。

 

有什么好的方法会让带孩子更容易吗?有没有什么好的方式让照顾孩子更轻松吗?其实都没有,也不会有,因为照顾孩子、带孩子,从来就不可能容易,也不会轻松。重要的是,虽然不容易,虽然艰难,虽然还是会充满困境和绝望,但是我们依旧仰望、依旧顺服,依旧在基督里有盼望。

 

当然,这会令我们想到天父的爱,如何一次次地容忍他的子民、他的百姓的过犯和罪孽,如何一次一次因着爱带领我们回转,又如何为我们献上他自己。

 

我愿意为所有的父母们祷告,求神赐给我们聪明、智慧和信心,在基督里,靠着他的恩典,更好的带领我们的孩子。

 

我更愿意为所有的父亲们、弟兄们祷告,愿我们在带领孩子的过程中,更加忠心,更好的持守上帝给我们的特别的使命和托付。上帝给了我们作父亲、作丈夫的权柄,在这权柄的同时,他更给了我们责任、呼召和使命。

 

主仆 秦路

 

27023593_313054622550363_4897209431516852180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