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大范围系统崩溃给我们的提醒

 

上周日早晨,我们教会照常准备开始在Zoom上进行主日崇拜:

 

9:00-9:10:弟兄姐妹们彼此问安

 

9:10-9:25:会前祷告会

 

9:25-9:30:安静默祷,预备开始崇拜

 

这是我们教会自疫情以来,每次主日崇拜前的次序。

 

但是,上周日早晨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我们打开Zoom后,看不见弟兄姐妹的视频,听不见弟兄姐妹的声音,Zoom的各项功能均失效。

 

一瞬间,同工们有点慌了…

 

一瞬间,作为牧者,我也有点慌了…

 

赶紧电话联系同工商量对策,寻找其他的平台。

 

在这个过程中,同工们临危不乱,很快找到了替代的平台,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习和了解新平台的使用和运作。

 

与此同时,我们的弟兄姐妹们也耐心等待,给同工们足够的时间去处理问题,没有埋怨、没有批评,有的只是耐心等待、安静顺服。虽然聚会遇到了突发情况,但是弟兄姐妹们依旧有足够的耐心和爱心等待聚会。

 

差不多过了15-20分钟,我们的敬拜恢复了正常,比平时的敬拜大概晚了10分钟。

 

我们当时就得知,这是Zoom软件出现了大面积的系统问题,受影响的教会和会议不计其数。

 

我们原本觉得这样网上聚会蛮好的,每个礼拜天早上打开Zoom,很方便,但是这次Zoom的大面积出问题,我们需要警醒,更需要思考。

 

Zoom的大崩溃给我们拉响了警报,我个人觉得,这并不完全是坏事,至少,它可以给我们以下的提醒:

 

1、我们现代人引以为傲的科技是多么地有限。

 

过去几个月,我们一直为神所赐给我们的这些高科技产品向神感恩,科技、网络在当下的疫情中的确成为了我们的“救命稻草”,给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这是事实。离开了网络和科技,我们或许无法想象现实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甚至教会也同样如此。但是无形中,我们好像慢慢地开始觉得,使用科技和网络成了一种很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很不自然地陷入到被网络和科技牵制的地步。比如:一旦网络和科技出现问题(它们出问题是很正常的,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我们很可能就会束手无策,逐渐地好像我们对科技的依赖多过于我们对神的依赖。

 

我想,这是上帝给一些过于依赖科技的弟兄姐妹的提醒。

 

2、我们的敬拜会被各种因素限制。

 

原来我们习以为常的每周日早上,在敬拜开始的那一刻匆匆上线也将变得困难和不方便,这就好比在疫情之前,我们每个周日早上匆匆忙忙在最后一刻(甚至偶尔迟到)赶到教会一样。我们礼拜天的敬拜被疫情打乱了,同样地,我们的网上崇拜也被Zoom的大崩溃打乱了。科技似乎越来越发达,我们的崇拜也看似越来越方便,但是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崇拜受到的限制也越来越多。原来,无论是没有疫情时的教会敬拜,和现在疫情下的网上崇拜都不是件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原来,每一次的崇拜,都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样理所当然。每一次,当我们还有敬拜的机会,都是神无比的恩典和神特别的怜悯,若不是神施恩。我们又如何能敬拜呢?

 

我想,这是神给一些常常觉得敬拜可有可无、可去可不去的弟兄姐妹的鞭策。

 

3、我们很容易满足和习惯于一种形式化的敬拜。

 

当我们习惯了某种形式的敬拜,却忽视了真实的敬拜,以为很多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时候;当敬拜变得习以为常甚至是有些散漫的时候,上帝就借着各样的方式来警戒和提醒我们,不要太过于散漫,也不要太过于适应“方便”。

 

最近,在网上崇拜弟兄姐妹可能变得越来越随意,也越来越“舒适”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崇拜形式加上我们每天要参加许多其他的Zoom会议,以至于我们忘记了,我们是在敬拜神,许多人都认为在家里通过上网这种形式聚会,应该自然一点、放松一点不要紧,更加可怕的是,我们失去了真实的敬畏神之心,也失去了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

 

我想,这是神给那些对崇拜懒懒散散、缺乏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的弟兄姐妹的警戒。

 

4、面对Zoom的大面积崩溃,我们首要考量的不是如何寻找替代的产品或方案,而是学习反省和悔改。

 

面对Zoom的大面积崩溃,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如何寻找替代的产品或方案,但是却忽视了上帝要借着这次Zoom的系统问题给我们的教训。我们都很容易习惯性的想到补救的措施,我们也很容易下意识的想要解决问题,但是却也很容易忽视背后的更深层次的问题。

 

面对Zoom的大面积崩溃,我们首要考量的不是如何寻找替代的产品或方案(这当然是教会同工需要考量的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我们需要有应对的方案,我们也会很快开会商议),而是需要悔改和反省:我们是否已经对网络过于依赖,我们是否已经对“方便”过于迷恋,逐渐地失去了对实体敬拜的渴望和热心,甚至很多基督徒都产生了“以后疫情即使过去了,我也想呆在家里进行网上敬拜”的念头。

 

我想,这是神给那些想一直留在网上、不想回到教会敬拜的弟兄姐妹的提醒。

 

5、我们真的渴望回到教会敬拜神吗?

 

最近随着美国各州陆续开放一些场所,教会的重新开放也被排上了议程,我认识的一些教会已经恢复了实体的敬拜,但是我们教会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计划。无论如何,面对教会的重新开放,这其中需要考量的因素实在太多,我们所需要关心的条件也实在太多,但是我们每个人需要问我们自己一个最直接的问题:我,真的渴望回到教会敬拜神吗?还是我已经满足于现在的敬拜模式?还是我觉得现在的敬拜某种程度上是真实的敬拜,但是却不是完全的敬拜,因为缺少了肢体间的彼此相交,所以我更加渴望早日回到教会,和弟兄姐妹们一起敬拜神。

 

承认吧,我们对朋友间聚会的渴望、我们对旅行的渴望和我们对恢复正常生活的渴望,都远远超过了我们对回到教会敬拜的渴望…

 

至少我个人是这样的。

 

我想,这也是神给那些常常渴望恢复正常社交生活却不想恢复教会生活的弟兄姐妹的提醒。

 

以上所有的内容,都是神借着这次的Zoom出问题给我的提醒和鞭策。

 

作为牧者,在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似乎也习惯了这种“云牧养”的服事,也慢慢开始适应我“云传道”的身份。不需要面对面和弟兄姐妹接触,自然少了些许服事中的压力;

 

因为居家隔离,自然不需要去探访一些“难搞”的弟兄姐妹;

 

不再需要面对和处理许多行政方面的事务;

 

每次聚会只要到点打开电脑、接上麦克风、打开补光灯,却不需要去思想我即将面对的弟兄姐妹,他们会有怎么样的需要和难处。

 

就像谢牧师在写给他会友的牧函“我真想恢复正常吗?”一文中所说:“坦白地说,我开始喜欢上了现在的状态。虽然每周的工作量不减反加,虽然要常常调试设备和剪辑音频,但是不用面对很多人,这感觉挺好的。我喜欢做一个‘云教会’的牧师,这让我不用看到你们的真实状况,这让我可以做一个自己‘假想‘教会的成员,这也让我们免了很多因为熟悉、距离和亲密而带来的彼此伤害与纷争,这同样也让我们可以不用面对这个对基督信仰不友善的世界 。当教会不聚集的时候,基督教就真正成了我们的‘个人选择‘,我们‘私有’的个人生活一部分。基督徒的生活被消减为个人的、私有的、轻松的。哦!朋友们,这样的感觉真让人愉快,我喜欢这样的状态。”

 

每一个我能够想到的神给我们的这些提醒,其实都是神给我个人的提醒。

 

盼望神借着每次的环境来提醒我们,教导我们,也更加鞭策我们。

 

🔚

主仆  秦路
A Servant of Jesus Christ
Soli Deo Gloria

 

✝️✝️✝️

 

为 神 国     爱 教 会
守 真 道     牧 群 羊

 

在这弯曲悖谬的时代
让我们为主勇守真道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