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已经整整两年了。这两年里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到全球各国间的关系,小到我们每日的生活起居,有些变化还有恢复的可能,但是很多改变似乎会永远地持续影响我们日后的生活。

有些改变很好,我们会乐意接受,但是许多改变是我们所不喜欢的,也可能是我们并不乐意接受的。每个人的感受和经验或许不同,对于你而言可能是好的改变,但是对他人而言可能是不好的改变,这都是相对主观的感受。

但是当我们还在为世界的改变而感叹的时候,我们还在为许多过去我们喜欢但是现在却做不了的事情感到难过或沮丧的时候,当我们还在为着这许许多多的改变而辩论或感慨的时候,我们最需要警惕的,其实是我们可能会存留的属灵后遗症。

我们当然理解后遗症是什么,疾病有后遗症,药物也有后遗症,有时我们也会因为某些工作的特殊性,戏称某些行为或状态是该工作的后遗症。其实基督徒也会患上一些属灵后遗症,特别是这两年疫情的持续影响使我们有不少在过去被隐藏的问题显露出来,我们过去忽略的许多问题也显明出来。

这些属灵后遗症表现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习惯缺席主日;

第二,依赖线上节目;

第三,无意地远离人群;

第四,持续地陷入焦虑。

第一,习惯缺席主日。

缺席主日这一现象绝不是从新冠疫情开始的,卡特牧师指出,美国教会的主日低出席率其实早在新冠疫情前就已经持续存在了。但是由于疫情,绝大多数教会将主日崇拜转移到了线上后,人们习惯了线上的敬拜,也就加剧了缺席主日这个属灵的病症。

过去,我们因着只能够在线下参加主日崇拜(虽然“线下”这个词过去我们可能并不熟悉),所以不少弟兄姐妹还是会在主日是否要去敬拜这件事上有些许挣扎,但是现如今,因着疫情的缘故,虽然不少教会都已经恢复了主日崇拜,而真正回到教会参与主日崇拜的人是如此之少,这也是许多教会面对的挑战。原因是过去两年,我们已经逐渐了远离教会,将教会和敬拜抽象化、虚拟化。虽然有不少人会为线上崇拜辩护,认为这是时代的潮流和产物,认为线上也可以有真正的敬拜,但是这些基于现状和特殊情景下的辩护显然是苍白的

我们不仅仅只改变了教会敬拜的方式,我们改变的其实是会众对于敬拜的认知,我们削弱了敬拜的意义和神圣性,我们挪去了对神的敬畏之心,我们拿去了彼此相交的神学根基,以至于在无形中我们将敬拜变成了其中一种“线上娱乐”。

我们也越来越习惯因为教会有线上崇拜这个选项而自我安慰:我虽然今天早上起床晚了,但是我还可以线上参加;我虽然要送孩子去补习班,但是我还可以开车的时候参加线上崇拜;我虽然……

如何回应?

我们不可放弃聚会,好像有些人的习惯一样;却要互相劝勉。你们既然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应该这样。(希伯来书10:25,新译本)

我们对线上聚会的认识,已经从一开始的上帝特别恩典(上帝在疫情中对人所施的怜悯),被扭曲成了我们懒惰、放纵自我和顺从自我的工具及借口,这就是我们滥用和误用了上帝的恩典。所以,我们需要谨慎,需要尽快回到教会,不再为自己寻找任何借口和理由。

第二,依赖线上节目。

从灵修到培灵,从神学到解经,从服事到家庭,从社会时事到政治动态。自从疫情开始后,各样的线上聚会如雨后春笋一般,我本人也曾在过去的两年里接受了不少线上讲座的邀请,也偶尔在线上聆听一些好的讲座或讲道,但是始终,这些聚会只是我属灵生命成长过程中的辅助和支持,而绝不是主食和全部。我的主食是神的话语和神的教会。

其实,疫情使我们更多而不是更少地从神的话语和神的教会中被抽离了出来。我们时常对网络信息的依赖,远远大过了我们对神话语的投入和对神的教会的委身。

其实不只是这些,从健身到做饭,从购物到生活起居,我们已经深深地被线上节目所捆绑,包括网络、电视和软件等等。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向我们传递一个虚假的信息:你可以在网络上找到你需要的一切,何必读经、祷告?何必再去教会聆听牧师鼓噪的讲道?

虽然这种现象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现象,但是疫情无疑再次加剧了这种可怕的光景。

如何回应?

但你们呢,亲爱的,你们要在至圣的信仰上建立自己,在圣灵里祷告,要保守自己在 神的爱中,仰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直到永生。(犹大书1:20-21,新译本)

我们需要明白,这些线上节目只应该是在我们有需要的时候所参考的资源,而不能当作是我们每日灵粮的全部,我们一方面需要每日来到神的话语面前,亲自从神的话语中获取我们每日所需的灵粮,切莫让如此多的线上节目取代了我们每日与神的相交;其次,我们需要尽快回到教会中,寻找各样的帮助,从牧者那里,从弟兄姐妹那里,不要让网上的讲员取代了你的牧者和弟兄姐妹。

第三,无意地远离人群。

性格的不同导致我们对群体性的互动和关系的体会不尽相同,教会中原本就有许多不善言辞和不喜爱交际的弟兄姊妹,而这些人在疫情期间,也几乎很少与教会和教会中其他群体进行互动和联结,以至于慢慢将自己与教会群体疏远和隔离了。

当然,教会中许多原本较为积极和外向的弟兄姐妹,也因为疫情期间缺少这样的机会,开始变得不再那么主动和积极,我们也或多或少地在无意中,远离了教会的群体,远离了我们的社区,远离了我们生活中的各种关系。

当我们一次又一次因为疫情的缘故谢绝他人的邀请时,当我们一次又一次因为疫情的缘故而不能够前往教会敬拜的时候,其实很可能并不是单纯地只是因为疫情或健康因素,很可能是我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无意地远离了群体。

我们似乎不再像过去那般可以和弟兄姊妹分享我们生命的需要,我们也似乎不再像过去那般想要和人分享我们的挣扎。我们在无意间似乎习惯了远离人群,远离身边的肢体,远离上帝所赐给我们的团契。

如何回应:

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腓立比书2:4,新译本)

我们需要刻意地接近他人,融入群体。无论你的性格是怎样,我们需要刻意地提醒自己,我需要进入到人群中,我需要回到群体中,当上帝的心意是聚集祂的百姓,成为信仰的群体时,我不是孤身一人。主动接触、主动融入,而不是被动地等待或埋怨:都没有人关心我,都没有人联系我。

第四,持续地陷入焦虑。

焦虑,是我们在疫情期间需要面对的最大的挑战之一。不同地区的基督徒面对着不同的挑战和困难,无论是工作上的压力,还是经济上的难处,或是家人在一起时的相处,或是因为教会事工的挑战,我们的一些属灵需要未能得到及时的供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无法正常旅行,看望家人,特别是身体有疾病的父母,等等。再加上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着大大小小的事件,无论是国际形势,还是我们身边的枪击案,或是我们在隔离期间看到的各样令人痛心的新闻,等等。这些无疑都在加增着我们的焦虑。

我们以为这些焦虑只是暂时的,我们以为这些焦虑的根源是新冠疫情,但是其实,很可能只是新冠疫情将我们里面的焦虑暴露了出来,所以,我们的焦虑其实并没有因为新冠疫情的结束而停止,以至于我们或许还活在各样的焦虑中。

我们的焦虑,其实与环境无关,是我们里面恐惧的彰显,而我们的恐惧,则是来源于对神的主权和恩典的认识不够。所以,这些焦虑才会时不时地来到我们身边,这些焦虑才会在不经意间侵袭我们的身心灵。

如何回应:

我把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使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患难,但你们放心,我已经胜了这世界。(约翰福音16:33,新译本) 

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把自己的平安赐给你们;我给你们的,不像世界所给的。你们心里不要难过,也不要恐惧。(约翰福音14:28,新译本) 

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富裕;我已经得了秘诀,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或是饱足,或是饥饿,或是富裕,或是缺乏,都可以知足。(腓立比书4:12,新译本)

回到神的话语中,回到耶稣基督的应许中,祂是我们生命的主,祂是掌管我们的主。与你的牧者沟通你的焦虑、寻求他的帮助。与你的弟兄姊妹分享你的焦虑,请他们为你祷告,陪伴你。

或许对于不同的弟兄姐妹,我们有着不同的挑战和挣扎,而这四个可能的属灵后遗症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警醒的。这篇文章无法分析所有我们可能面对的后遗症,也无法提供所有你想要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盼望本文帮助你认识到你我的生命中可能会面对的新冠后遗症,也希望可以帮助你再次回到你的教会,与你的肢体一同面对这些挑战和困难。

Qin Lu(秦路)是印城华人教会西北堂的植堂者/牧者,“勇守真道”(qinluyszd.com)的作者,他和妻子有三个孩子。

*此文原文发表于福音联盟 The Gospel Coalition Chinese: https://www.tgcchinese.org

承蒙允许转载,特此感谢。

原文链接:

https://www.tgcchinese.org/article/warn-spiritual-sequela-covi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