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探讨“是否唯独唱诗篇”一事的一些呼吁

最近一段时间,国内改革宗教会对于在主日公崇拜中是否“唯独唱诗篇”一事上有很多的探讨、交流和辩论。我很欣喜地看到这些探讨,很感恩,也在其中谦卑的学习,看待不同的立场和观点,学习到很多有关改革宗敬拜的原则和方式。

我相信,这对于刚刚起步,依旧在成长和完善中的中国改革宗神学和改革宗教会都是极好的事情,因为我们还有诸多领域需要不断地交流和学习。我们也要感谢主,赐给我们一些好的牧者,透过他们的学识,透过他们对圣经的了解和研究,也透过他们诚实的品格来阐述他们对改革宗神学和传统的理解。或支持唯独诗篇,或不完全赞同(也不反对唯独诗篇)。

我要首先申明,我个人,作为持守改革宗神学的传道人、神学生,我目前的观点,是倾向于不完全赞同(也绝对不敢反对)主日公崇拜唯独唱诗篇的。但是,我对于坚持主日唯独唱诗篇的诸多牧者、教会表示尊重和钦佩,他们的学识,他们对圣经的理解和教导,他们的牧者心肠,他们看重圣经和限定性原则的态度等,都是十分值得钦佩和尊敬的。

持守公崇拜唯独唱诗篇的牧者,他们绝大多数我相信都是非常友好和开明的,他们坚持唯独唱诗篇,但他们也尊重那些不唯独唱诗篇的其他改革宗同路人。起码,就我所看到的诸多持守公崇拜唯独唱诗篇的改革宗牧者中,他们是这样的观点和态度。我和他们也都是十分友好的同工和好朋友。比如我们所熟知的小约翰牧师,孙宏广牧师,以及王怡牧师,秦恩膏传道等等。他们的文章都使我很得帮助和造就。

我相信,彼此双方,都是基于改革宗神学的“唯独圣经”这一立场来阐述和探讨彼此的观点的,彼此双方也都提出了各自的圣经依据,神学依据,和改革宗神学的传统,都很具说服力,也都很符合圣经的教导和教会的传统。我相信,我们对敬拜的理解都是以神为中心的,都是以圣经为依据的,都是以真理和圣灵为依托的,也都是反对后现代、灵恩派等违背圣经的敬拜方式的。我相信,我们彼此双方也都是十分乐意接受不同观点的质疑和提问,也都是十分乐于进一步反思和回应对方的。我相信,这是我们彼此双方的观点,也是我们彼此双方的立场。

但是,很遗憾,非常遗憾,在这个美好的过程中,在这个美好而又健康的交流和探讨问题的过程中,有一些不太合宜的声音出现。有些人从中故意挑拨离间、煽风点火,故意激起彼此双方的敌意。也有些人在其中稍有极端,情绪化明显,甚至有人传出“不唯独诗篇就是献凡火”的声音。我相信,但凡是认真研究圣经、真正带着严谨和谦卑的心态探讨问题的牧者、基督徒都不会说这种话。就我身边、我所认识的一些持守主日公崇拜唯独诗篇的牧者,暂时还没有人说这种话。很明显,这个言论是小部分人的声音,却被无意或有意的扩大了,被部分人利用来煽风点火,让一些人误以为这是主流观点,我要申明,“不唯独诗篇就是献凡火”绝不是持守主日公崇拜唯独唱诗篇的教会和牧者的主流观点。是小部分人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唯恐教会不散,散播和扩大此言论的范围。请大家不要持续误解那些主日公崇拜唯独唱诗篇的教会和牧者,他们中绝大多数都不赞同这种声音,也对这种声音表示反对和批评。他们只是持守主日公崇拜应该唯独唱诗篇,他们没有攻击其他非唯独唱诗篇的教会和肢体,请大家不要被一小部分人的别有用心所影响。

所以,我真心的呼吁,对于主日公崇拜是否唯独唱诗篇,我们彼此双方都需要继续学习和思考,都需要尊重对方的立场。我们都是在改革宗神学的立场上,彼此多一些理解和认同.我相信,主日公崇拜是否唯独唱诗篇绝不是区分是否是正统改革宗的标准,如果有人把主日公崇拜是否唯独唱诗篇当成是衡量是否是正统改革宗的标准,那我只能表示很遗憾。

最后,我呼吁大家探讨此问题时能够引经据典,就事论事,用合理的、合乎圣经的方式探讨此问题。为何我支持,为何我反对;我支持的理由是哪些,我反对的理由是哪些。简简单单的探讨问题,为了教会的归正,为了教会的健康,而不是为了说服对方。探讨问题的过程中,尽量避免情绪化,多引经据典,多有理有据,不喊口号,不随便给对方扣帽子。我还是相信,绝大多数改革宗教会和牧者在此事上还是相当克制和合乎圣经的,少部分人在其中煽风点火,我希望各位弟兄姐妹学习分辨,到底哪些言论是有帮助的,哪些言论是煽风点火的。哪些按照依据,探讨问题的言论,大家多谦卑学习;哪些没有实质内容,只是喊口号、扣帽子的言论,大家无视即可。

再次感谢我所认识和了解的诸多牧者在这方面的探讨和教导,都给予我极大的帮助,不管他们的观点如何,我都敬重他们,也为他们的教导向上帝感恩。我们中国教会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和成长,一方面,我们需要坚守在改革宗神学的阵营里,抵挡异端和错误的神学;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彼此更多的交流、学习和同工,同工建造神的国度。

所以,我呼吁,在主日共崇拜是否唯独唱诗篇一事上,我们改革宗内部的弟兄姐妹们在此事上虽有不同,但是我们保持克制,竭力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

🔚

主仆  秦路

主后 2017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