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

就是对方不断地挑战你的底线的过程

 

马太福音23:12

凡高抬自己的,必被降卑;

凡自己谦卑的,必被升高。

 

结婚整整4年了,原本不想写什么,但是又没忍住。

 

这4年,每天都有对婚姻的观察和思考,每天也都有很多的体会和学习。痛苦和安慰、喜乐和盼望、悲痛和愤怒,这些交错的情感,似乎一直伴随着我们的婚姻生活,此起彼伏。但是唯一不改变的是上帝的信实和怜悯,一直光照我们,引领我们回到祂自己的施恩宝座前,来反省和审查自己。

 

这4年,我们从全职牧会,到全时间进修神学,再到全职牧会;从一个孩子,到两个孩子。这个过程很曲折和艰难,但是也满有上帝的恩典和带领。

 

婚姻其实就是,对方不断地挑战和突破我的底线,而我,却需要不断调整我自己所谓的底线,而不是反过来责骂对方:“为什么你总是挑战我的底线?底线,这两个字,哪个字你看不懂?跟你说了,这是我的底线,为什么还要挑战我的忍耐?”…

 

我原本和我太太有个约定,其实是我的一个正式地警告:如果我很生气很生气的时候,我会作一个动作,意思就是提(警)醒(告)她,在这个时候,千千万万不要再来烦我,让我一个人静静,我需要冷静,所以千万记得,这是我的底线。

 

我不会轻易做这个动作,但是一旦我做了,我希望她真的千万不要再来烦我,一个字也别说,我是认真的。可是,有些时候,当我难免非常生气的时候(对错先不管),我真的希望她不要来烦我的时候,可是,她还是在我做了那个我的底线动作之后,一直来跟我理论、纠缠、撒娇、道歉等等…

 

我只能更加火冒三丈,最后让她走或者我走…

 

几次之后,我发现让她走或者我走,好像没什么用,那最后,我只能开始放弃我的底线。

 

到头来,我发现,婚姻其实就是一个断消磨我们自己的那些所谓的底线的过程。婚姻中,你的底线越多,那你婚姻中的保留就越多,约束也就越多。底线越多,意味着你的自我越多。

 

当然,婚姻中唯一不能逾越的底线就是信仰和道德的底线,你不能说婚姻中没有底线,所以我们可以做违背信仰和道德的事。

 

在不违背信仰和道德的前提下,婚姻中,我们需要不断突破自我所设定的那些底线,而不是去指责对方为什么一次次挑战我的底线。

 

婚姻中的底线,其实就是为了让对方去突破的。底线、底线,就是要被突破后,才能知道什么才是我们真正地、最后的底线,而这个真正地最后的底线,还是需要,也会被对方再次突破。就是这样周而复始。这个周而复始、循环不止的过程,为的是透过对方不断地突破我们的底线,让我们不断地去对付我们自己,对付我们自己因为骄傲、自私而设立起来的这些底线,这些是墙。这个过程不是为了让我们拿底线作为借口来对付对方。

 

以弗所书2:14-16

基督就是我们的和平:他使双方合而为一,拆毁了隔在中间的墙,就是以自己的身体除掉双方的仇恨,并且废掉了律法的规条,使两者在他里面成为一个新人,这样就缔造了和平。

 

很多人写文章说:婚姻,需要有保留,需要有底线,需要有自我,有自我的价值的体现,不能只为对方而活,那样太卑微,要保持个体的独立性…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类似的观点和文章,简单的说,我对这些观点当然是很不同意的。

 

婚姻,不是为的让你在对方身上寻找所谓的自我的、彼此的认同、价值和尊严,婚姻,是透过两个人完全的舍己和委身,在基督里寻找自我的、彼此的价值和尊严。

 

婚姻本身就是卑微的,因为基督耶稣先舍己,卑微,降世为人,为爱我们,卑微地死在那极其卑微的十字架上。所以,婚姻的本质,就是彼此地卑微,而不是彼此的自尊和价值,因为你只能在降卑之后,才能升高,如果你和我没有经历过这个降卑的过程,降卑到极其卑微的过程,那么,你和我也就永远也无法在基督所设立的婚姻中得到尊严和价值,我们无法体会到在基督里那种由降卑到升高的荣美和属灵的价值。

 

这个世界容不下卑微的人,这个世界也容不下卑微的婚姻,所以,这个世界的婚姻中,到处都是彼此之间的底线,对方不能逾越和突破的底线,因为一旦突破这些底线,就会让我们显得过于卑微。

 

而我们作为基督徒,作为上帝的儿女,我们的婚姻本身就是卑微的,这种卑微乃是源于耶稣基督的降卑和受死,当我们真的能够体会到耶稣基督的那种降卑的时候,在婚姻中,我们便能够学习祂的样式,学习降卑,学习一次又一次地调整我们自己的底线。周而复始、循环不止地学习。

 

腓立比书2:6-8

他本来有 神的形象,却不坚持自己与 神平等的地位,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然有人的样子,就自甘卑微,顺服至死,而且死在十字架上。

 

主仆 秦路

 

写于2018年

结婚4周年纪念日

 

🔚

 

>>>好文推荐<<<

 

在所有关系中,最需要被对付的是…

爱,让一个人比原来的自己更丰富,也更贫乏

以道塑人|有关婚姻、家庭和教养子女的20篇文章

 

为神国   爱教会

守真道   牧群羊

在弯曲悖谬的世代  勇守真道